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天师_ 230.230-

时间:2021-01-27 14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婻书小说大天师 230.230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小福子虽然是个鬼仆,但因为司阳放养的方式, 让他不仅有自己的事业, 还有一个独立的小生活圈子, 尽管这个圈子隔着网络,但随着接触的深入, 也自行组成了一个气味相投的小团体, 还不止一次的聚会过。

    这个小团体中什么样的人都有,却因为都喜好灵异而相识,虽然不至于说这些年的相交已经亲如一家, 毕竟隔着网络,要散随时都能散,但至少目前来说大家的交情都很好, 如果有人有什么事, 大家都会关心帮忙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中有已经工作的,有还在校的学生, 爱好虽然是灵异, 但也从来没有想说约在一起去探险的作死举动, 就是平日里闲聊一下八卦,讨论一下微博灵异大V的新故事, 哪里又发生了疑似灵异的事件等, 就是因为这样小福子才在这样的小团体里呆了这么久, 如果是一群喜欢作死的, 他才没那个闲工夫去折腾。所以像是截图故事新闻, 灵异照片等事情, 在群里也算是稀疏平常。

    那个荒烟蔓草是个名叫杜康的男生,年纪不大,去年才大学毕业,人长得一般,家世也非常普通一般,因为他爷爷的关系,当初大学的时候报考了中医系,那时候有他爷爷管着他,险险擦过分数线,结果大一那年,他爷爷就一场车祸走了。

    他爷爷的车祸肇事者家里有钱,赔了一大笔钱,除了交通上的刑罚,也算是跟他们家达成了协议私了。但就是因为这,杜康对他爸爸非常不满,那是他爷爷,从小对他最好的人,他不稀罕那些补偿的钱,他只希望犯了错的人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可惜他爸爸的举动却告诉了他,什么都有它的价格,包括人命。

    他的爸爸说学医费钱,所以既然人没了,那就要点实质性的东西,但是最后他爷爷的那笔赔偿款却被他爸爸喝酒赌博输光了,要如果不是他妈妈有存一点钱,恐怕连最后两学期的学费都交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福子他们认识杜康的时候,就是杜康最艰难的时候,那时候杜康家里正闹着,他爸爸喝醉酒就会打他妈妈,但杜康在学校里,他妈妈也不会把这事告诉他,只是他每次回家都会看到妈妈身上的淤青,他不止一次想要带妈妈走,让妈妈跟他爸离婚,可惜他妈说什么都不愿意,哪怕杜康威胁说不离婚他以后都不会再回这个家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杜康没有发泄的地方,也没人能听他诉说,于是这个小群体就成了他唯一能从外界获得温暖的地方了,哪怕隔着一个网络。他们这群人也是因为这样关系越来越亲密,有时候真的好像好成一家人似得。

    后来杜康毕业了,但却没有从事医疗方面的事业,这一行水很深,没有关系渠道,加上杜康本身就不是那种会来事的,恐怕做一辈子都未必能出头。加上他很喜欢灵异类的事情,平时关注的多了,看的多了,慢慢就萌生了写灵异文的苗头。可惜灵异文如果文笔不好的话,那就比较冷,但尽管冷,好歹每个月赚的钱不比他在实习单位的工资少,于是慢慢他就转成了全职。

    杜康很多灵感其实都是来源于群友的提供,大家也知道他在以此谋生,所以只要看到什么关于灵异的,都会发到群里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群是小福子平时聊天水群最多的一个,所以没有设置群消息屏蔽,只要群里有人发消息他就能看到。所以黄山村的照片一出来,就被其中一个群友转发,然后说了这照片的灵异之处后,群里不少人都忍不住盯着看,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发毛。

    小福子看到了立刻让他们清屏,还说这张照片上的问题很大,让他们不要跟风传阅。但有的人越是不可以怎么样就越忍不住想要怎么样,杜康虽然看过不少灵异类的东西,也写文写了快一年多了,但还真没遇到过,内心里是相信这些东西存在的,但二十多年的世界观却告诉他,这是个科学的世界。所以小福子在群里清屏后,他就到论坛去关注吃瓜了,还忍不住保存了一张照片在手机里。

    司阳静静的听着小福子劳力唠叨从他们相识开始讲起,然而最后的重点却只有一个:“所以现在他失踪了?”

    小福子点点头:“我发现他有几天都没上线,平时这是不可能的,以前就算有什么事一两天不上线,他也会提前在群里说一声的,而且还会每天签到打卡,但是这几天他完全消失了,之前我们有相互交换过礼物,我知道他的住址,所以忍不住顺着地址去看了一眼,却发现他家里没人,电脑桌上还有剩一半的泡面,勺子掉在了地上,咖啡罐子的盖子还开着,好像是等着水烧开了冲咖啡的,窗子是开着的,但门是反锁的,家里也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,就是突然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司阳道:“家里仔细看过了?”

    小福子有些不确定:“好像看的挺仔细的,我也没发现什么有异常能量波动的地方,我再去看看吧,我发现他失踪了就连忙跑回来了,还没仔细搜搜呢。”

    小福子说完,又期期艾艾的看向司阳:“主人,那如果我找不到他了,您能帮帮我吗?”

    司阳盯着小福子看了片刻,看的小福子差点忍不住想要给他跪安了,司阳这才笑了笑:“既然是你的朋友,你先自行去查吧,真遇到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得了司阳的话,小福子欢天喜地的跑了,只要主人愿意帮忙,他觉得这世上就没有难题。

    小福子走后,司阳将柳逸叫了过来,之前他们追查的那人死了,很明显那个天机门的人是得了命令,专门去的黄山村,目的自然是将镇压下小僵尸棺木下的骨钉取出来。大概也为了给玄门制造点麻烦,于是干脆将小僵王唤醒。如果不是有司阳在,就那只小僵王,还不知道要折损进去多少人手才能摆平。

    因为那人的死,追查的线索自然也就断了,反正呆在山上闲着也是闲着,干脆打发出去找点事消耗消耗精力的好。

    杜康从大学毕业后就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,小三线的城市,一室一厅的小单间月租也不过几百块,小福子顺着上次他留在这里的气息爬过来的时候,还没想好从哪里开始查起,柳逸就来了。

    小福子眨了眨眼,柳逸笑道:“师父让我来的,你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小福子摇摇头,单身狗又没有什么洁癖的男人居住的地方肯定不会太干净,屋里屋外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让他都不知道要从何查起。

    柳逸见他茫然的样子,直接走过去将电脑打开,查一个人,自然要从他每天接触的最多的东西上着手。不过他刚刚一动鼠标,屏幕就亮了,很明显那个杜康失踪之前还在使用电脑,而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一个灵异论坛,论坛的页面就是黄山村事件的帖子。

    另一边,小福子刚走,兰谨修就上山了,见司阳在喝茶,便将凳子挪到了司阳的旁边,一个劲的盯着司阳看,司阳将将茶杯放下转头看向他,兰谨修顿时勾唇一笑,直接拿过司阳的茶杯喝了一口,还非常高兴的舔了舔嘴巴。

    司阳微微挑眉,兰谨修又伸手握住司阳的手:“阳阳。”

    司阳也不动,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兰谨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糖递给他:“吃糖。”

    司阳打量了他片刻,刚准备伸手接过,却又被兰谨修给收了回去,还笑眯眯道:“我给你剥!”

    兰谨修将糖衣剥开,然后满眼期待的喂进了司阳的口中,见司阳吃了,脸上的笑容更大,忍不住一个飞扑过去抱住了司阳的胳膊:“阳阳!”

    司阳摸了摸他的狗头:“胆子挺肥,不怕挨打?”

    兰谨修抬起头,看着近在咫尺的脸,撅起嘴巴就想亲上去。但就在距离那么几个厘米的时候,还抱着他胳膊的兰谨修嗖地一下变成了一团黑影,静静的趴在了司阳的脚下,不仔细看,还以为是司阳的影子。

    在兰谨修变成黑影后,另外一个兰谨修沉着脸走了过来,见司阳在吃棒棒糖,眼睛一扫,看着司阳脚下那一团,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后,才开口道:“它没惹事吧?”

    司阳笑眯眯的看向他,摇了摇手中的棒棒糖:“没有啊,还送糖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兰谨修额头青筋忍不住抽了抽,见那张靠的司阳很近的椅子,他再次忍下了手撕影子的冲动,无奈道:“我会看好它,不会再让它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司阳笑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,正好可以多训练训练它的独立程度,以后跟你越来越像后,一般人恐怕都看不出你们的真假了。”

    兰谨修很想说,他怕丢人,怕那个家伙做蠢事,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杜康的家里,里里外外搜了个遍,好像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找到的小福子有些丧气的坐在了椅子上,一旁拿着杜康手机翻看的柳逸突然道:“你有那个人的照片吗?”

    小福子摇了摇头,他没事存别人的照片干什么,但突然想起他们群里面有个相册,连忙拿出手机翻了翻,找到了之前杜康上传过的一张他自己的照片:“这个,就这一张,其他的他倒是偶尔会发自拍在群里,但都没保存。”

    柳逸将杜康的手机递给小福子:“你看看,这个人是不是他?”

    小福子连忙抬头看去,手机上显示的是黄山村后山许多人上吊的那张照片,这照片是特勤部的人拍摄的,根本没有流传到外面来,就连小福子都没见过,但就在照片里众多上吊的人中,有一个很小很小的人,要仔细看才能看清,他的衣着明显跟那些上吊的村名不一样,那扭曲的五官还惊恐的望着镜头,就好像从照片里看着他们一样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